公司(集团)简介 | 公司(集团)相关单位 | 精彩视频 | 电子报

媒体聚焦 当前所在位置:首页 > 媒体聚焦 >

开价七千为何招不到一个技术工?

发布者:admin 发布时间:2016-09-23 16:26 阅读:

制造业高级技工缺口超400万人,袜厂老板称年轻人不喜欢进工厂,专家称需花大力气发展职业教育。

即便把工资提高到比同行业高三成,姜宇依然找不到合适的技术工。

姜宇是一家位于杭州的袜厂老板。按他的说法,在他的工厂里待遇“不会比电子厂差”。但即便每年招的人数并不多,却并没有足够合适的人来应聘。 

姜宇所经历的正是已经席卷沿海制造业多年的“招工难”,一方面是用工成本上升,一方面则是即便高薪也不易招到合适的技术工,“开价七千难招专业技术工”等消息描述的就是姜宇所面临的困境。

制造业高级技工缺口超400万

人社部发布的2015年二季度部分城市公共就业服务机构市场供求数据显示,从行业需求看,80.6%的企业用人需求集中在制造业、批发和零售业、住宿和餐饮业这三个行业,其中又以制造业占比最高,达34.7%。 

另外,从需求侧看,56%的用人需求对技术等级或专业技术职称有明确要求。其中技师、高级技师、高级工程师、高级工的岗位空缺与求职人数的比率较大,分别为2.0、1.94、1.81、1.77。  

人社部此前另一项统计数据显示,中国2.25亿第二产业就业人员中,仅制造业高级技工缺口就达400余万人。宁夏宝塔石化集团董事长孙珩超也曾对媒体表示,近几年,缺少高素质技术工人已成为很多行业的通病。  

技术工缺乏造成了一系列负面影响,其中之一就是导致企业用工成本继续上升。

“做还是不做呢?不做的话工人工资从哪来?可是做的话却亏本,小企业承受不住就关门大吉了。”浙江诸暨一位袜厂女老板李欣(化名)对新京报记者表示。 

诸暨位于中国纺织业重镇绍兴地区,被称为中国袜都。根据李欣的说法,在2015年,光是绍兴就关了八十几家印染厂,首要原因就是日益增高的员工成本。

李欣表示,加上社保支出成本,现在浙江招一个工人成本需要4500元,但越南那些东南亚国家一共可能只要800元,所以国外的品牌商都把订单挪到那边去了,“现在‘人’成了大问题”。 

“年轻人不爱进工厂”

姜宇告诉新京报记者,年轻人不爱进工厂是技术工短缺的主要原因。“现在其实找工作的人并不少,问题是年轻人普遍想做电商、开网店、做服务业,不喜欢进工厂做制造业”。 

小丽(化名)就是其中之一。在深圳一家电子厂待了三个月之后,小丽回到了老家山西。“在厂里太无聊了,每天都是一样的工作。”小丽说。回到朔州老家的小丽开起了一家网店,“遗传”了母亲爽朗、自来熟性格的她卖起了化妆品,而微信朋友圈正是她的战场。 

另外,南开大学客座教授刘杉提到另一层原因,普通工人期待高薪,而企业希望招到高技术人才却招不到,这种劳动力市场错配现象的形成与劳动力结构有关,“我国的教育对技术工的培训还远远不够。”。  

中国纺织工业协会副会长徐坤元也曾对媒体表示,目前纺织行业几乎没有专业培训,高校教育与实际需求脱节,职工远程教育也非常薄弱,行业组织应该积极发挥作用,加强对职工培训的指导。

如何解决制造业“缺人”? 

为了解决上述技术工急缺的问题,不少企业开始实施内部培养。  

据富士康宣传负责人此前介绍,公司目前正通过教育手段来提高公司生产效率。富士康工会设立了IE学院,员工在此可接受培训,所获证书也能得到国家认可。 

在企业主动内部培养的同时,国家则试图从教育制度改革上为制造业“缺人”寻求出路。  2014年6月,全国职业教育工作会议召开,国家主席习近平强调,加快发展职业教育让每个人都有出彩机会。同月,国务院印发《关于加快发展现代职业教育的决定》,全面部署加快发展现代职业教育,不少人都认为这是借鉴了德国培养技术工的经验,即学徒制。 

在德国,初中毕业后不再升学的学生,必须要接受三年或三年半的职业教育,才能进入企业工作。这一从法律层面的严格规定,将教育体系和就业体系有效地结合在一起,从而为德国培养了大量优质的产业工人,这也被认为德国制造业长盛不衰的秘诀。

【对话】 

经济学者、南开大学客座教授刘杉 

“要花大力气发展职业教育” 

新京报:普通工人期待高薪,而企业希望招到高技术人才却招不到,这种错配现象是如何形成的?  

刘杉:这与劳动力结构有关。一方面,改革开放至今农村劳动力向城市转移,基本从事普通的劳动密集型产业,没有受到很好的技术工训练。另一方面,我国的教育忽略了对技术工的培训。与德国重视培养技术工不同,中国人普遍观念是希望上大学,即使是一些二三流的大学,这个观念扭转起来需要很长时间。 

新京报:现在富士康等不少企业都在自己内部开设专业学校,培训技术工人,这条路你怎么看?  

刘杉:富士康是大企业,实力比较强,而且需要的工人数量比较多。但对于一般企业来说,普遍急功近利,并不愿付出这么高成本。企业把工人培养好容易,但却很难把对方留下来。  新京报:那应该如何解决目前这种错配现象? 

刘杉:制造业升级之后,特别是装备制造业的发展,让当前急需高素质技术工人。国家在大学扩招的同时,更应该注重培养拥有一技之长的高素质工人。这个要从教育改革开始做,花大力气发展职业教育。





上一篇:“迎接立社百年专题报告会”在南京举行

下一篇:德阳职业教育案例成功入选四川省十大改革转...

下级栏目 更多>

董事长简介 更多>

苏华 苏华,全国政协委员、民建中央常委、中华职业教育社副理事长、民建四川省委副主委、四川省学生体育艺术协会主席 、中华同心温暖工程基金会副理事长、全国行业职业教育教学指导委员会委员、四川现代教育集团董事长、四川国弘现代教育投资有限责任公司(省属国有控股企业)董事长。









Copyright 2015 四川国弘现代教育投资有限责任公司 四川现代教育集团 重庆幸运农场pfmmesh.com版权所有
首页 | 公司(集团)简介 | 公司(集团)相关单位 | 后台管理 | 蜀ICP备12032610号-1

公司地址:成都市高新区益州大道北段333号
东方希望中心一幢17楼
邮编:610041 电话:028-80801023
集团地址:德阳市千山街三段87号
邮编:618000 电话:0838-2552880
邮箱:sichuanmeg@163.com

免责声明: 本站资料及图片来源互联网文章,本网不承担任何由内容信息所引起的争议和法律责任。所有作品版权归原创作者所有,与本站立场无关,如用户分享不慎侵犯了您的权益,请联系我们告知,我们将做删除处理!